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数据库运营与活化的思考

非遗的发展扩充和完善非遗数据库的互促共赢的发展之路提供一些思路,使得非遗能乘上大数据发展这股东风,在良性循环中持续发展。


信息化时代,文化领域的科技应用日趋常态化,非遗作为近年来倍受重视的保护对象,在数字化保护方面也作了重要探索,主要体现在数据标准建设,以及数据库平台建设等方面。


自“非遗蓝皮书(2017)”发布,中国非遗保护数据库正式上线以来,各省市县(区)纷纷建立起非遗数据库,把濒危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所有信息(包括文字、图片、影像等)用先进的数字化手段保存下来。尽全力保存先人留下的珍贵财富,让后人有据可依,有实可查,有脉可传。


近年来,我国在非物质文化遗产数据库建设方面,积极展开探索,并取得一定成效。如今,非遗数据库的运营和活化成为了新的聚焦点。


今日,半夏青年
就 非遗数据库的内容更新与补充、
展现形式创新、开放度
及与其他形态的联动四个方面
与您共论非遗数据库运营与活化之道。
数据库:

是通过收集数据,并依照一定的数据结构和数据模型来整理、分类、存储和监测、管理数据的电子“文件柜”,实现了数据的一致性、共享性、逻辑独立性及可维护性,是如今较为理想的数据存储及处理之地。
我国的非遗亦在统一于保护与传承的前提下,选择在此处落脚,建立起非遗数据库,而其运营和活化之路,仍道阻且长。



“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


——克罗奇 《历史学的理论和实际》

这句话,相信不少人耳熟能详,虽颇受后人争议,却也引发了历史随着地点、时间等客观变化而具有鲜明时代性的思考。
同样的,非遗数据库的运营亦应紧跟时代步伐,而并非在一成不变中墨守成规。
现今非遗数据库,是建立在当前文化环境与文化语境下的,体现的是当下人们对于非遗相关数据记录的需求和价值判断。

举个例子①:

如今非遗抢救性记录的信息中,多以各非遗项目具体内容的实践与技术应用等方面为重点记录内容,这是非遗项目长期以来得不到较为完善的保护与传承,导致许多项目面临濒危境况时人们施以“抢救”的觉醒与迫切。
但随着国家非遗相关政策的日益完善,及日新月异、更迭速率高的互联网时代的有力推动,对于非遗保护与传承的新理解、新思想甚至新思潮可能随时、随处迸发,让人们对非遗数据库的需求产生变化,从而促使非遗数据库的调整与更新。

常新,方为非遗数据库运营与活化之道。

通过非遗数据库的内容更新与补充、展现形式创新的方式不断完善自身的同时,以开放的姿态拥抱更多人、汲取更多思想的养分且勇敢地与其他产业建立新联系。


下文将由非遗数据库的内容更新与补充、展现形式创新、开放度及与其他形态的联动四个方面展开,详细阐释。

非遗数据库的内容更新与补充


自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始,遍及全国的非遗普查与数字化记录相继展开,海量文字资料、图片资料、音频资料、视频资料,自五湖四海汇入,为我国非遗数据库的建立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于是,我们今日从中得见京剧、粤剧、越剧、川剧的唱段、身段、程式等令人拍手称绝的表演内容,得见剪纸、木版年画、“四大名绣”的精湛技艺等等。但我们在非遗数据库中所见,即应依然如故吗?


笔者以为并非如此,而其中内容应及时更新。

回顾我国历年来已出台的众多非遗相关法律与政策,展现出我国对于非遗保护与传承认知日渐明晰的良好发展势头,总体呈现出保护及传承条例日益完善、受到妥善保护与传承的非遗项目数量整体稳定增长之重要特点。
如在2019年12月09日我国文化和旅游部发布的3号文中,非遗代表性传承人的准入、退出机制及需履行的各项义务条例与评定标准空前清晰。
相关政策的逐步完善,必将促进非遗相关信息、数据的进一步完善,非遗项目及其代表性传承人的数目上的增减,非遗保护与传承工作深入挖掘、推进中产生的新发现、新思路,非遗传承人与新生代传承人基于传统做出的大胆而出色的创新,均是昨日非遗数据库中无法一而概之的。


因此,其内容亦应针对具体项目进行调整、更新,做到与“政”俱进。
纵观如今已有的非遗数字化记录,多呈现注重物质性、流程性实践、艺术技巧,而对于非遗的传承源流、传承谱系、传承精神等历史层面、精神层面的记录仍较为单薄,总体停留于认知层面,而缺乏深入探知的途径索引。


天河乞巧习俗七夕节(天河乞巧习俗)的相关记录中,着重于介绍乞巧街市、“拜七娘”仪式等习俗相关过程,而对于其精神力量、研究价值则提之甚少,该项目的数据结构在此产生了缺失、断裂。



长此以往,非遗保护、研究与传承的精神动力将遭到削弱,最终影响我国非遗的保护与传承工作。
未来,在非遗数据库的发展源流中,在不断更新数据库信息的同时,亦应在已有信息中查缺补漏,提高其完整度,从而提升非遗中蕴藏的文化力量之影响,让大众在更完善的非遗数据中增强文化自觉与文化自信。


非遗数据库的展现形式创新


随着非遗保护与传承工作的不懈努力及非遗风潮的愈加流行,除了非遗传承人、研究人员和相关行业工作者,越来越多的大众群体关注非遗、了解非遗,对非遗产生了浓厚兴趣。


非遗数据库作为深入了解非遗的重要窗口,所面对的群体正朝着大众化的趋势发展。非遗数据库的展现如何协调专业的需求和科普的社会责任,让大众易于了解、乐于使用,成为了非遗数据库更新的重要方向。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数据库展示网站(概念稿)

已有的非遗数据库多以非遗项目名称、非遗的十大类别、非遗的认证级别及认证批次、非遗所处地域为主要的检索方式,
但对于大众而言,看到、听到、感受到某项陌生的非遗并产生好奇时,或许并未知晓该项目名称,也无法获知其类别、认证级别与批次和所处地域,或是提取出相关的关键词,
如此一来,主流的检索方式可能无法完成快速抓住大众瞬间的情感变化,并给予其贴切的知识满足的高速率任务,从而让这份好奇与兴趣可能无疾而终。

举个例子②:

桂林理工大学图书馆团队“数字图书馆视觉搜索体系”研究中,研究人员提出了一种新的视觉搜索模式构想,即以视觉对象为本体,基于粗粒度非遗主体轮廓作为检索对象,如剪纸可被视为一个圆中密布着近似于三角形、长方形、正方形、弧形的组合图案。
这一创意为非遗数据库检索方式的丰富与创新提供了新思路。
该研究中,非遗项目被解构为人人皆可手绘的简单几何形状的组合模型,人们可以将抽象化的视觉对象本体作为检索对象。
以此为启发,非遗项目的听觉对象本体、描述性的感觉对象本体或与本体相似的日常事物等作为检索对象,完成对非遗数据库的模糊化、简易化、普适化检索,也将成为非遗数据库检索方式创新的可能。

举个例子③:

以陕西华阴老腔为例,人们在观赏张艺谋执导电影《三枪拍案惊奇》时,听得唱段“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高桌子低板凳都是木头”而检索,即可获知其并非制作团队的随性发挥,而是陕西华阴老腔的展现。


在顺利检索非遗项目信息后,我们常常获得的是所寻项目文字简介与一至两张精选图片的单向性信息,缺乏互动、难以引起更为深入的情感共鸣成为了其弱点,这使方才提起兴趣的大众只好沦为匆匆看客。

要改变这一窘境,则需于信息呈现的方式上做出大胆创新,力求与大众之间的双向互动,对大众“循循善诱”。

除了文字、图片、视频等传统信息呈现方式外,非遗数据库中还可运用方兴未艾的人工智能技术和虚拟现实技术,模拟与非遗传承人沟通交流、欣赏非遗传承人展现非遗风采,甚至在非遗传承人的带领下参与到非遗情境式体验中去,让非遗之美更全面地展现。


▲ 半夏策划执行-广作新生代传承人沟通交流活动


如此一来,信息呈现的创新为大众带来全新的非遗互动体验,延伸大众的审美兴趣,提高大众对非遗的审美体验,从而增加大众对非遗的关注度、支持度和传播度。

非遗数据库展现形式的创新,增强了非遗数据库对于非遗的传播、推广力度,最终也将反哺于非遗的保护与传承,为非遗的发展提供更良好的社会环境和社会条件。

同时,随着非遗数据库覆盖人群的扩大,将带来大量人们对于非遗了解、接受程度与兴趣取向等数据,这些宝贵的数据也将为非遗数据库的运营与活化提供明确的方向与指引。


非遗数据库的开放


问渠那得清如许,唯有源头活水来。

欲使非遗数据库保持可持续的良好运营状态和活化势头,则有赖于非遗数据库的开放,让“活水”源源不断。

这里所说的“开放”是两个层面的开放:一个层面指的是非遗大数据的开放,在遵循非遗保护与传承相关法律的前提下,非遗数据库可逐步对经过评定、筛选、整理的未公开部分予以一定程度的开放,为非遗相关工作者及感兴趣的潜在受众提供查看、研究的权限,以非遗新资讯点燃保护与传承的新构想;
另一层面指的是在非遗数据库中为非遗相关工作者及爱好者提供讨论、互动区,让各方思想围绕非遗数据库碰撞、迸发出火花,讨论成熟时,亦鼓励其提交对于非遗数据库之建议与意见的提案,并进行科学研判,合则公示采纳且予以一定奖励,以开放纳百方,充分调动各方积极性。

当然,在非遗数据库开放的同时,由于置于复杂多变的网络环境中,保障非遗数据库的安全性同样重要。

一方面因其传播速度快、传播范围广、传播影响大的显著特点,非遗数据库需防止被恶意篡改其中的数据及内容,避免导致难以控制与挽回的负面影响,维护其可信度和权威性;

另一方面互联网病毒、职业黑客等危险因素层出不穷,非遗数据库也需防止数据丢失或被非法爬取和使用其中数据,确保其安全性。



非遗数据库与其它形态的联动



非遗大数据由数据的采集、整理提炼到解析、管理,其目的即如同海上灯塔,寻得非遗预测未来非遗保护与传承的发展前景。

2018中国互联网用户《非遗认知与需求研究报告》中指出,线上渠道中,更青睐非遗与影视剧、综艺节目结合的人群占47%和42,2%;而线下渠道中,非遗与旅游、实体店与体验馆结合则获得60.6%和53%的人群偏好。

此外,人们对非遗与二次元、实体产品、音乐等形态的联动同样有着不同程度的兴趣。


▲ 半夏原创动漫IP-邝叔&邝小子

2019年来,唯品会特色电商公益平台“唯爱工坊”共帮助全国五千余名手艺人,使其获得1000万元劳动报酬,并联合时尚品牌设计师,打造200余款非遗时尚产品;收视率名列前茅的《向往的生活》第三季、《亲爱的客栈》第三季、《幸福三重奏》第二季等慢综艺中相较往节目增加了大量非遗项目的露出……

种种报告、现象体现的大数据表明,非遗与其它形态的联动日渐紧密,非遗与国货国潮、电商平台、线下门店、旅游、影视、科技、游戏等板块的结合正如火如荼地开展。


▲ 半夏原创国潮西关小姐形象

同时,也展现出了非遗与其他形态的联动是大众所能迅速接受且喜闻乐见的形式。但在这其中,常常是其他形态积极寻求与非遗的联动,建立以非遗为主要研究对象或讨论话题的数据模型,而非遗则处于相对被动的状态之中。

未来,在非遗数据库中,除了基础的非遗项目数据收集、整理,更有必要“主动出击”,建立与其他形态联动的“分类文件”,为深入探究二者结合方式,丰富二者“玩法”挑一盏明灯。





结  语
随着非遗数据的不断增加,如何构建、管理和利用非遗数据库成为了我们关注的焦点。

本文通过对非遗数据库的内容、展现形式、开放以及发展趋势进行讨论与分析。

希望能探索出一个能紧贴非遗文化发展需求的构建数据库方法,并且能为找到一条非遗数据库促进非遗发展,非遗的发展扩充和完善非遗数据库的互促共赢的发展之路提供一些思路,使得非遗能乘上大数据发展这股东风,在良性循环中持续发展。





图片 | 部分源自网络,侵删